首页经典的句子正文

纳兰性德经典语录大全

作者:第一句子网 2016-01-11 11:58:09

纳兰性德经典语录大全

1、浮生若梦,别多会少,不如莫遇。

2、想起昔日种种,皆如隔世,那些年的光阴,一路走来,竟都成了枉然,而今生竟然再已无缘。

3、人生恰如三月花,倾我一生一世念。 来如飞花散似烟,醉里不知年华限。

4、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,世事的应循,不可思议的转变,沧海桑田,换了人间。

5、梦江南,昏鸦尽,小立恨因谁?急雪乍翻香阁絮,轻风吹到胆瓶梅,心字已成灰。

6、消息谁传到拒霜?两行斜雁碧天长,晚秋风景倍凄凉。银蒜押帘人寂寂,玉钗敲竹信茫茫,黄花开也近重阳。

7、晶帘一片伤心白,云鬟香雾成遥隔。无语问添衣,桐阴月已西。 西风鸣络纬,不许愁人睡。只是去年秋,如何泪欲流。

8、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骊山语罢清宵半,泪雨霖铃终不怨。何如薄幸锦衣郎,比翼连枝当日愿。

9、明月多情应笑我,笑我如今,辜负春心,独自闲行独自吟。

10、我是人间惆怅客,知君何事泪纵横,断肠声里忆平生。

11、谁念西风独自凉?萧萧黄叶闭疏窗,沉思往事立残阳。被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12、肠断月明红豆蔻,月似当时,人似当时否?

13、一生一代一双人,争教两处销魂。相思相望不相亲,天为谁春?

14、回廊一寸相思地,落月成孤倚。背灯和月就花阴,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。

15、一往情深深几许? 深山夕照深秋雨。

16、山一程,水一程,身向榆关那畔行,夜深千帐灯。 风一更,雪一更,聒碎乡心梦不成,故园无此声。

17、休为西风瘦,痛饮频搔首。

18、旧欢如在梦魂中,自然肠欲断,何必更秋风。

19、莫恨流年似水,恨消残蝶粉。

20、闲愁总付醉来眠,只恐醒时依旧到樽前。

21、不如前事不思量,且枕红蕤欹侧看斜阳。

22、人间所事堪惆怅,莫向横塘问旧游。

23、当时领略,而今断送,总负多情。

24、我是人间惆怅客,知君何事泪纵横。断肠声里忆平生。

25、粉香看又别,空剩当时月。月也异当时,凄清照鬓丝。

26、静数秋天,又误心期到下弦。

27、一生一代一双人,争教两处销魂。

28、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。

29、不知何事萦怀抱,醒也无聊,醉也无聊,梦也何曾到谢桥。   

30、我是人间惆怅客,断肠声里忆生平。

31、春情只到梨花薄,片片催零落。夕阳何事近黄昏,不道人间犹有未招魂。银笺别梦当时句,密绾同心苣。为伊判作梦中人,长向画图清夜唤真真。

32、木叶纷纷归路,残月晓风何处。消息半浮沉,今夜相思几许。秋雨,秋雨,一半西风吹去。

33、山一程,水一程,身向榆关那畔行,夜深千帐灯。风一更,雪一更,聒碎乡心梦不成,故园无此声。

34、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35、才华尚浅、因何福薄?

36、断肠明月红豆蔻,月似当时,人似当时否?

37、背灯和月就花阴,已是十年踪迹是年心。

38、雨歇微凉,十一年前梦一场。

39、若似月轮终皎洁,不辞冰雪为卿热。

40、唱罢秋坟愁未歇,春丛认取双栖蝶。

41、残雪凝辉冷画屏,落梅横笛已三更,更无人处月胧明。我是人间惆怅客,知君何事泪纵横,断肠声里忆平生。

42、辛苦最怜天上月,一夕如环,夕夕都成玦。若似月轮终皎洁,不辞冰雪为卿热。无那缘尘容易绝,燕子依然,软踏帘钩说。唱罢秋坟愁未歇,春丛认取双栖蝶。

43、海天谁放冰轮满,惆怅离情。莫说离情,但值良宵总泪零。只应碧落重相见,那是今生。可奈今生,刚作愁时又忆卿。

44、人生何如不相逢,君老江南我雁北。何如相逢不相识,更无别恨横胸臆。芙蓉江上芙蓉花,秋风未落如朝霞。君如载酒须尽醉,醉来不复思天涯。

45、人到情多情转薄,而今真个不多情。

46、残灯风灭炉烟冷,相伴唯孤影。判叫狼藉醉清樽,为问世间醒眼是何人。难逢易散花间酒,饮罢空搔首。闲愁总付醉来眠,只恐醒时依旧到樽前。

47、而今才道当时错,心绪凄迷。红泪偷垂,满眼春风百事非。情知此后来无计,强说欢期。一别如斯,落尽梨花月又西。

48、银床淅沥青梧老,屧粉秋蛩扫。采香行处蹙连钱,拾得翠翘何恨不能言。回廊一寸相思地,落月成孤倚。背灯和月就花阴,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。

49、茫茫碧落,天上人间情一诺。

50、一生一代一双人,争教两处销魂?相思相望不相亲,天为谁春!桨向蓝桥易乞,药成碧海难奔,若容相访饮牛津,相对忘贫。

51、飞絮飞花何处是,层冰积雪催残,疏疏一树五更寒。爱他明月好,憔悴也相干。最是繁枝摇落处,转教人忆春山,湔裙梦断续应难。西风多少恨,吹不散眉弯。

52、雾窗寒对遥天暮,暮天遥对寒窗雾。花落正啼鸦,鸦啼正落花。袖罗垂影瘦,瘦影垂罗袖。风翦一丝红,红丝一翦风。

53、万帐穹庐人醉,星影摇摇欲坠,归梦隔狼河,又被河声搅碎,还睡,还睡,解道醒来无味。

54、一任紫玉无情,夜寒吹裂。

55、休说生生花里住,惜花人去花无主。

56、问君何事轻离别,一年能几团圞月。

57、无那尘缘容易绝,燕子依然,软踏帘钩说。

58、还怕两人俱薄命,再缘悭、剩月零风里。

59、人生须行乐,君知否?容易两鬓萧萧。

60、自与东君作别,刬地无聊。

61、谁翻乐府凄凉曲?风也萧萧,雨也萧萧,瘦尽灯花又一宵。不知何事萦怀抱,醒也无聊,醉也无聊,梦也何曾到谢桥。

62、隔花才歇帘纤雨,一声弹指浑无语。梁燕自双归,长条脉脉垂。小屏山色远,妆薄铅华浅。独自立瑶阶,透寒金缕鞋。

63、点滴芭蕉心欲碎,声声催忆当初。欲眠还展旧时书。鸳鸯小字,犹记手生疏。倦眼乍低缃帙乱,重看一半模糊。幽窗冷雨一灯孤。料应情尽,还道有情无?

64、为怕多情,不作怜花句。

65、春浅,红怨。掩双环,微雨花间画闲。无言暗将红泪弹。阑珊,香销轻梦还。斜倚画屏思往事,皆不是,空作相思字。记当时,垂柳丝,花枝,满庭蝴蝶儿。

66、半世浮萍随逝水,一宵冷雨葬名花。魂是柳绵吹欲碎,绕天涯。

67、烟暖雨初收,落尽繁花小院幽。摘得一双红豆子,低头,说着分携泪暗流。人去似春休,卮酒曾将酹石尤。别自有人桃花渡,扁舟,一种烟波各自愁。

68、曲阑深处重相见,匀泪偎人颤。凄凉别后两应同,最是不胜清怨明月中。 半生已分孤眠过,山枕檀痕涴。忆来何事最销魂,第一折枝花样画罗裙。

69、一片晕红才著雨,几丝柔绿乍合烟,倩魂销尽夕阳前。

70、彤云久绝飞琼字,人在谁边。

71、一心待来生,愿来生再续未了缘,可有来生?

72、桃花羞作无情死,感激东风。吹落娇红,飞入窗间伴懊侬。谁怜辛苦东阳瘦,也为春慵。不及芙蓉,一片幽情冷处浓。

73、重到旧时明路,袖口香寒,心比秋莲苦;休说生生花里住,惜花人去花无主。

74、泪咽更无声,止向从前悔薄情.凭仗丹青重省识,盈盈,一片伤心画不成. 别语忒分明,午夜鹣鹣梦早醒.卿自早醒侬自梦, 更更,泣尽风前夜雨铃.

75、心灰尽,有发未全僧。风雨消磨生死别,似曾相识只孤檠,情在不能醒。摇落后,清吹那堪听。淅沥暗飘金井叶,乍闻风定又钟声,薄福荐倾城。

76、风鬟雨鬓,偏是来无准。倦倚玉兰看月晕,容易语低香近。软风吹过窗纱,心期便隔天涯。从此伤春伤别,黄昏只对梨花。

77、劝伊好向红窗醉,须莫及,落花时。

78、月出光在天,月亮光在地。何当同心人,两两不相弃。

79、林下荒苔道韫家,生怜玉骨委尘沙。愁向风前无处说,数归鸦。 半世浮萍随水逝,一宵冷雨葬名花。魂是柳绵吹欲碎,绕天涯。

80、谢家庭院残更里,燕宿雕梁。月度银墙,不辨花丛那辨香。

81、近来无限伤心事,谁与话长更?从教分付,绿窗红泪,早雁初莺。当时领略,而今断送,总负多情。忽疑君到,漆灯风飐,痴数春星。

82、非关癖爱轻模样,冷处偏佳。别有根芽,不是人间富贵花。谢娘别后谁能惜,飘泊天涯。寒月悲笳,万里西风瀚海沙。

83、相逢不语,一朵芙蓉著秋雨。小晕红潮,斜溜鬟心只凤翘。待将低唤,直为凝情恐人见。欲诉幽怀,转过回阑叩玉钗。

84、风絮飘残已化萍,泥莲刚倩藕丝萦。珍重别拈香一瓣,记前生。人到情多情转薄,而今真个悔多情。又到断肠回首处,泪偷零。

85、彗星般的人生,可以短暂,但是绝不黯淡或沉沦。

86、雨晴篱菊初香,人言此日重阳。回首凉云暮叶,黄昏无限思量。

87、浮萍漂泊本无根,天涯游子君莫问。

88、彤霞久绝飞琼字,人在谁边。人在谁边,今夜玉清眠不眠。香销被冷残灯灭,静数秋天。静数秋天,又误心期到下弦。

89、萧瑟兰成看老去。为怕多情,不作怜花句。阁泪倚花愁不语,暗香飘尽知何处。重到旧时明月路。袖口香寒,心比秋莲苦。休说生生花里住,惜花人去花无主。

90、泪咽却无声,只向从前悔薄情。凭仗丹青重省视,盈盈,一片伤心画不成。

91、嗜书消得浓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92、散帙坐凝尘,吹气幽兰屏。茶名龙凤团,香字鸳鸯饼。玉局类弹棋,点到双气影。花月不曾闲,莫放相思醒。

93、冷香萦遍红桥梦,梦觉城笳。月上桃花,雨歇春寒燕子家。箜篌别后谁能鼓,肠断天涯。暗损韶华,一缕茶烟透碧纱。

94、拨灯书尽红笺也,依旧无聊。玉漏迢迢,梦里寒花隔玉萧。几竿修竹三更雨,叶叶萧萧。分付秋潮,莫误双鱼到谢桥。

95、纤月黄昏庭院,语密翻教醉浅,知否那人心?旧恨新欢相伴。谁见?谁见?珊枕泪痕红泫。

96、暮雨丝丝吹湿,倦柳愁荷风急。瘦骨不禁秋,总成愁。别有心情怎说。未是诉愁时节。谯鼓已三更,梦须成。

97、惆怅彩云飞,碧落知何许。不见合欢花,空倚相思树。总是别时情,那得分明语。判得最长宵,数尽厌厌雨。

98、当年的娇俏小语长萦耳畔,那副欲语还休的羞涩模样犹在心头,鸳鸯小字里,似可见这位花谢语的身姿若影若现。然而,以为是一生一世的一双人,所托竟唯有几页满蘸相思意的旧时书。

99、山一程,水一程。身向榆关那畔行,夜深千帐灯。

100、闷自剔残灯,暗雨空庭。潇潇已是不堪听。那更西风偏著意,做尽秋声。

人物资料

纳兰性德(1655年-1685年),叶赫那拉氏,字容若,满洲正黄旗人,原名成德,避太子保成讳改名为性德,一年后太子更名胤礽,于是纳兰又恢复本名纳兰成德。号楞伽山人。清朝著名词人。父亲是康熙朝武英殿大学士、一代权臣纳兰明珠。母亲爱新觉罗氏是英亲王阿济格第五女,一品诰命夫人。其家族——纳兰氏,隶属正黄旗,为清初满族最显的八大姓之一,即后世所称的“叶赫那拉氏”。纳兰性德的曾祖父,是女真叶赫部首领金石台。金石台的妹妹孟古,嫁努尔哈赤为妃,生皇子皇太极。

自幼饱读诗书,文武兼修,十七岁入国子监,被祭酒徐文元赏识,推荐给内阁学士徐乾学。十八岁参加顺天府乡试,考中举人。十九岁参加会试中第,成为贡士。康熙十二年因病错过殿试。康熙十五年补殿试,考中第二甲第七名,赐进士出身。

拜徐乾学为师。他于两年中主持编纂了一部儒学汇编——《通志堂经解》,深受皇帝赏识,为今后发展奠定基础。

他的词以“真”取胜:写景逼真传神。词风“清丽婉约,哀感顽艳,格高韵远,独具特色“。著有《通志堂集》、《侧帽集》、《饮水词》等,

纳兰性德于康熙二十四年(1685年)暮春抱病与好友一聚,一醉一咏三叹,而后一病不起。七日后,于康熙二十四年五月三十日(公元1685年7月1日)溘然而逝,年仅三十岁(虚龄三十有一)。

返回顶部